电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影***网 » 学习

天天读德鲁克《管理新现实》教育的新需求

我们必须而且应该对教育在知识社会的社会目的和社会责任进行认真的讨论,决定太重要了,不是单靠喊口号就可以解决的,也不能拖延而不做决定。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关键性的需要。

1.  在知识社会里,教育有其社会目的,不可能在价值上中立,没有任何一个教育制度曾经在价值上中立过。

2.  知识社会所需要的教育制度必须是一个开放的制度,它不应该在受过高等教育者和蓝领工人之间,设下不可逾越的鸿沟,有能力并且正在发展的年轻人,不论他们的出身、财富和以前的教育背景如何,都应该有受教育和通过教育向上晋升的机会。在这方面,现在已经有了起步,

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是美国的制度最有希望。在其他国家的教育体系中,学生都必须在适当的年龄拿到适当的学位或文凭。在德国,学生可以在大学读上7年或10年,甚至永远读下去。可是,除非这些学生在19岁或20岁时进得了大学,否则以后再进大学的机会就很渺茫。日本、英国和法国的情况大致类似。可是,美国的教育制度却鼓励在高中辍学的学生,以后再回来拿高中文凭或大学学位。

3.  在传统制度下,每所学校都把自己看成是终点,只要学生在学校里待上一定的学期数,他们的教育就算“结束”了。但在知识社会里,教育永远都不会结束。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要不断回到学校进修,继续教育,尤其是医生、教师、科学家、经理人、工程师或会计师等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员的继续教育,将来肯定成为主要的成长行业。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美国和英国的学校与大学还算重视继续教育之外,其他国家的学校与大学即使不完全排斥继续教育,也对它抱着不情愿的态度。

4.  教育不再局限于学校,每一个雇用单位都必须成为教育场所,日本的大型雇用单位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但是在这方面领先的还是美国,美国的各种雇用单位,企业、政府机构和军方在教育和培训它们的雇员上所花费的金钱与精力,跟美国所有大专院校所花费的一样多。欧洲的跨国公司也逐渐重视对公司员工,尤其是管理人员,的继续教育。

5.  最后,教育负有防止“精英政治”堕落成“金权政治”的社会责任。以学位来决定工作和事业的制度,只有在学位是靠天赋与努力而不是靠财富获得时,才能被接受,所以,我们必须采取行动,防止学位丧失它认可能力的功能,而沦为年轻人发挥能力的障碍。教育不能像阿诺德在英国创办的私立学校一样,成为“阶级”的象征。

有钱人家的子弟和父母亲曾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孩总是占有优势,可是这种优势不能堵死其他年轻人的出路。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办法是,让学生毕业后负担高等教育的费用。在现代经济体系里,其他投资的回报率都比不上接受高等教育的回报率,纳税人没有理由补贴学生,而学生在毕业之前并没有能力支付学费。总之,既然高等教育让学生在毕业以后终身拥有额外的赚钱能力,那么,不论是从公平、平等还是经济的角度出发,他们都应该对社会有所回报。

学习

在知识社会中,对教育有一些新的要求,因为教育是整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基础,受教育的机会、程度和范围决定了发展的速度,以及社会的和谐程度。如果很多人被排除在教育之外,不能通过教育而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地位,就会造成社会的矛盾和动荡。

在知识社会中的教育要有明确的价值观和社会目的,这个价值观首先是尊重和关注人,通过教育使每个人都能获得尊严和地位。要实现这一点,就要使每个人都有改善自己的机会。虽然每个人的能力和天赋不同,但只要有机会就有希望提升自己。

所以这个教育制度必须是开放的。任何人想要学习就有机会去学习,而不是只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提供机会,同时还要为蓝领工人,甚至农民提供同等的学习机会。这就意味着,需要各种不同层次的学习内容。因为基础教育已经普及到初中毕业,任何高中以上课程都应该开放,而不受到年龄的限制。

当前的学校把学生毕业后能够升入更高学府,或者找到工作看作是自己教育的终点,这就造成学校不重视学生的学习能力,特别是在实践中的学习能力,而把考试分数和升学率作为教育水平的标准。知识社会里,每个人都必须终身学习,才能跟得上社会的发展,因为作为社会最重要资本的知识,已经成为动态的。没有人能依靠学校所学的东西长期成功。他们必须学会持续学习,学会创造自己的新知识。自主学习,创造自己的新知识,知识工作者才真正对自己和社会承担起责任。

要学会创造自己的新知识,要求完全不同的教育。传统教育所教的是记忆、背诵、演算、分析和推理等方面的逻辑能力,但是要能挖掘自己的潜能,创造自己的新知识,还需要通过感知来学习的能力,我们只有通过觉察和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理解和接纳他人;我们只有能设定和追求自己的目标,才知道如何整合所有人去实现共同的目标;我们只有致力于学习和提升自己,才能消除对未来和竞争的恐惧,让自己做到诚信正直,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教育不只局限于学校,所有的组织都在提供各种课程。不过大多数组织提供的课程还是训练技能,而不是真正的教育。广州视源电子为员工不仅提供技能训练,还提供国学、音乐等方面的情操教育,因为它很清楚,过于偏执于工作本身,不可能造就真正成功的人。研究表明,当一个人在某方面有了深入的知识,还需要涉足更多领域,才能提高整体素质,这就是T型理论。今天所称的“理工男”就是典型的只专研技术,缺乏人际关系能力,结果很难成为真正成功的人。

最后,在知识社会里,教育不再是奢侈品,不再只为少数人服务,而要担负起培养未来10-15年的社会所需要的人才的责任。

现在很多学校已经增添了提高学生素养的课程,比如积极心理学,自我管理课程,讲演竞赛等,然而知识社会中最重要的是,教育的目标必须从升学或者升官转向培养完整的人,这要求教育不是在脱离社会的温室中进行,而是把学校本身作为学生从生活实践中学习的场所。从管理培训转向管理教育,也同样是把学习场所从课堂搬到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