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影***网 » 新闻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行装同行者第18期

记录户外,记录你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李宗利

自由之巅创始人

中国阿尔卑斯式攀登领军者

国内攀岩、攀冰、高山向导教练

2006年因为机缘巧合,加入了中国高级登山培训班(CMDI),两年后顺利毕业,成为一名高山职业向导,投身于中国户外探险的浪潮中。

12年间,以主教练的身份组织了大量攀登课程,帮助了户外爱好者成功登上顶峰。在帮助别人实现梦想的同时,他也从不忘记放弃自己的目标。

2011年,攀登幺妹峰一战成名,2018年,成功登顶贡嘎主峰,让整个户外界为之振奋。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登顶贡嘎▲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远离城市的喧嚣,扎入到茫茫大山中;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与山野为伴,用热血与汗水刻画生命的勋章;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坚守自己心中的坚持。

99%的人知道贡嘎,都是关于贡嘎的险,一座几乎无人敢挑战的山峰,一座登顶之难,杀伤力之大的山峰。

回顾这座独立山峰被发现以来的140年,记录在册的登顶数仅10次,有9次是外国登山家创造的记录,中国登山家唯有1957年成功登顶一次,但6名队员冲顶成功,3人在下撤途中滑坠遇难。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贡嘎主峰(海拔7556米,四川省最高峰)▲

此后60年中,中国并无攀登者攀登过这座野蛮巨峰。贡嘎在中国被蒙上了一层面纱,可远观而不可攀登也!

想要改变这个现状,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用行动揭开这层面纱。

李宗利,站了出来。他说,“贡嘎是我家门口的山,我想上顶峰看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准备了近5年。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2013年,李宗利第一次看见贡嘎山,就萌生了“想去看看”的想法,磅礴、巍峨的大山在众多山体中格外耀眼,一下子就抓住了那颗为登山跳动的心脏。

“我们在它面前就像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只能从最基础的体能出发,每天有计划的训练,锻炼强健的体魄,让身体逐渐达到攀登贡嘎的需求。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第一次攀登贡嘎▲

2015年,他和队员徒步8小时对贡嘎山进行了线路的考察,此次考察让他们对贡嘎山以及的攀登线路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回程路上,他们遇到了十几年前日本考察队的尸体,横亘在雪上之上,让他们毛骨悚然,却也让他们深切的意识到了登贡嘎的惊险,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2016年10月底,是他们计划攀登贡嘎出发的日子。早在2个月前,他们就开启了紧密的训练计划,每天定时定点起床,不乱吃食物,有针对性的进行耐力、体能、高海拔训练····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李宗利与童海军▲

他们也考虑到了接近冬季,所以这次装备都是为8000米级的攀登而准备的,高山鞋、头盔、安全带、睡袋、羽绒服、帐篷等,都是最轻量化的,最好的装备,并且都刚过磨合期。


“我们对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信心,对自己的身体和意志也充满了信心。”他表示这是他完成一个攀登者梦想的时候,他们意志昂扬、激情迸发的出发了。

10月31日,李宗利、迪力夏提、小海三人从海拔4400米的营地出发,开始向贡嘎主峰发起冲击。计划四天时间攀登,每个人背包负重15多公斤,背包里面装满了6天的补给。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攀登博格达▲

11月1日,他们从C1营地上到海拔5800米的C2营地,比预想的低了400米,但实际攀登的路线走了多久却不得而知,他们只感觉精疲力尽。此刻他们距离顶峰还有1700米。


11月2日,他们在海拔5800米的C2营地休整一天,而李宗利则是在雪山上过了一个特别生日。

11月3日,他们在天黑前到达了贡嘎肩部,C3营地(海拔6700米),此时距离登顶只有最后800米。这一天攀登下来,他们消耗了大量体能,在吃饱喝足后,就钻进帐篷睡觉。

半夜的时候,风特别大,把李宗利帐篷的拉链吹开了,他朦胧着双眼迷糊的拉拢了帐篷拉链继续睡觉。

但是大风的猛烈,远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中山峰攀登途中▲

11月4日24点左右,大风将帐篷连同三个男人挪动了半米,所有人瞬间清醒过来。

他在攀登报告中说,“如果再滑动半米,可能我们就会被贡嘎山收为己有,下面一千米的冰川将让我们长眠。我们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他们三个人努力与大风抗衡着,不断用身体对抗这吹来大风的面,推着它往相对较宽和向上的位置滚动,一个尿液冲出来的坑,也被当做支撑点保证他们的稳定性。

当大风渐渐平静下来,已经是11月5日了,帐篷被吹了很大一个口子,大部分食物、水、餐具···都被大风吹下悬崖,小海则是丢了一只高山靴。在给他穿了4双袜子后,他们狼狈的下撤。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下撤▲

下撤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体能已经消耗很多,每个人效率极低,并且还在大冰川迷路了4次。在和大本营沟通后,11月6日,终于与同伴汇合,回到了磨西镇。

贡嘎回来,李宗利开始反思这次失败的原因,物资、心理、体能···好像都没有达到最佳的状态。他们信心满满的以为他们准备充足了,但贡嘎却告诉他们,“我们的准备还不够。”

有些准备看得见,有些准备看不见。“我们准备的物资很充分,但是不够轻量化,我们的体能不能保证每天14个小时以上的大强度攀登;我们在线路上不应该修整那么多时间,我们应该更快,更轻。”

对登山者来说,如果登不了一座山,就会一直努力攀登。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去实现梦想,但他还想努力为攀登贡嘎做准备。

“如果失去了梦想,失去了目标,我想我的生活会失去色彩吧。”他无力的说。

贡嘎,会成为他心里不可跨不过去的坎。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这一天来的并不晚,2年后,他重回贡嘎。

2018年10月12日,李宗利和小海从成都来到燕子沟口,并在新兴乡办理相关手续。此次攀登和2016年不同,他找到了攀登中的平衡,并且选择了轻量化快速攀登,并且物资不带任何备份。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登山路线▲

10月15日,李宗利和小海从大本营出发,那天大雾有点大,他们只能跟着冰川边缘行进,在连续攀登10多个小时后,他们找到了C1营地。

10月16日,他们从C1营地上到了C2营地,这段线路对他们来说并不难,6点出发,中午11点半就到了。5800米的阳光很好,也没有任何高原反应,他们心情不错,吃了好多食物。

11月17日,C2上到C3营地,海拔上升900米,60°到75°的雪坡,由小海全程领攀。经过一整天的疲劳,他们有点疲劳,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累。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C2建设营地▲

2016年就是在这个地方,他们被大风吹走,所以这次他们搭建营地时非常谨慎。由于天已经黑了,体力透支有点厉害,他们找不到平整的地方搭帐篷,只能在靠近山脊的地方深挖冰洞,仅容冰镐和冰锥固定他们的帐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用了四个镐,还有身上的冰锥进行固定。

11月18日,李宗利和小海从3号营地出发,已经攀登了近10个小时。贡嘎的天气很不稳定,大风夹杂着雪粒往任何有缝隙的地方钻,他们由于手套的外沿没有拉得特别紧,身上都蔓延了一股寒气。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C3营地冲顶

当天的雾也很大,能见度不足50米,李宗利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两个人累的精疲力尽。

走着走着,山体开始慢慢变窄,并且重合,就像是三角,到后来他发现面前的坡没有了,地面开始平坦,前面不足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雪沿,没有更高点了。

“登顶了。”

四周的能见度太低,根本看不清是这是贡嘎主峰。李宗利拿出手机试图定位海拔,但是温度太低,手机亮了一下就自动关机了。他让小海拿出录像机拍摄了四周的环境。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7000米美景▲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2个小时,他们必须下撤。冲顶10余个小时,李宗利早已体力透支,每走三到五步就需要停下来休息十分钟,并且他的呼吸已经跟不上了,双腿也开始发软。

风带着雪粒狠狠的刮在他的脸上、身上、眼睛上。李宗利雪盲了,他什么都看不见,眼睛里只有一片白色的世界。

更可怕的事情接踵而至,他们迷路了。他们确定到了C3营地上方的平台,但是怎么找都没有找到营地。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6900米美景▲

之前在白海子的经历攀登中,他们就已经累积了经验,漫无目的的寻找会过度消耗体能,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等待两人的就是失温、脱水,最终在狂风暴雪中相继耗死在贡嘎山上。

来不及找营地了,李宗利和小海在海拔6800的地方找了处石缝,躲了进去。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6500米美景▲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能不能平安下撤。”李宗利弄丢了羽绒手套,而另一双已经湿掉了,外面寒冷的风不断的灌进衣服,他只能把双手塞进背包,企图获得一点温暖。他的羽绒服因为不断攀登,已经不能很好的贴合身体,起到保暖作用,可是他没有任何力气去进行调整。

石缝中的空间小而挤,形成的雪槽只能放下一只脚,双手抱着背包,没有一点多余的空间活动,他的胸腔受到长时间挤压。他感觉很难受。


在6800米的高空,他失眠了,耳边只有不断呼啸的狂风。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贡嘎北壁▲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亮了。李宗利的眼睛依旧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跟着小海,由小海一路牵引回到了C3营地。

一直专注着攀登,李宗利他们已经2天没和下面的同伴联系了,甚至来没来得及和他们分享登顶的信息,在C3营地休息了一天后,他们才通过对讲机告诉下面的同伴现在的情况,并且打算第二天从C3下到C1营地。

事实证明,他们有点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C3下撤到C2途中▲

10月20日他们下撤的时候遇到两个情况,一、在完成第一个冰洞设置的时候他们花了1个半小时,但是不断有雪落下来堵住了洞口,冰又十分坚硬,他们没有力气和耐心把冰锥打到冰里。他们丢掉了部分冰锥。二、李宗利开始肚子疼,想上厕所,也影响到了下撤的效率。

下午5点的时候,他们只下到C2营地,考虑2个小时后就天黑了,晚上下撤的危险,他们决定在C2呆一晚。

10月21日,他们顺利与等待的同伴汇合。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李宗利与童海军下撤到前进营地▲

在得知李宗利登顶贡嘎后,中国户外圈沸腾了,时隔61年,国人重登贡嘎,在各大自媒体上快速传播着,李宗利的名字与贡嘎捆绑在了一起。

他说,“我感觉特别平静,就好像往常带队回来,兄弟们一起喝酒吃肉。”轻轻浅浅的话语,将自己的成绩轻松带过,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他只是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他的性格略带耿直,有什么就说什么。问道当初为什么会想要加入中国登山高级人才培训班,他说,“能去法国玩一圈,并且还有工资发。为什么不去?”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讲解登山的理论▲

也许很多人会给自己找高大上的理由,但他就一句话,免费玩还有钱,为什么不去呢?2006年以前,他从没有接触过登山,更不知道登山还需要装备和学习,更谈不上对登山的热爱了,这样的的答案才是最真实的“李宗利”。

和他一起攀登、生活过的人,对他最大的评价是“纯粹”。 生活中他是个不拘小节,随性的汉子性格,对于登山他有着坚强的毅力和从不动摇的心,即使2014年从博格达滑坠600米,他也不曾放弃攀登。


国人重登贡嘎,他说“我没什么了不起!”


短发时的李宗利▲

小海说,“第一次见李宗利老师的时候,他留着个板寸,看起来整个人又凶又横。”他有些怀疑面前的这个是真的登山者吗,“现在你看他,整个人很沉静,内敛,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登山就有这样一种魔力。登山的时间越长,性格、气质甚至兴趣爱好也会在路上随之改变。

你知道的是,他现在是个成熟的登山者,懂得放弃;你不知道的是,他之前是个摔跤运动员,所有努力只为取胜。

在完成贡嘎攀登后,他决定暂时不登山了,趁这个时间陪陪家人。除了是一名登山爱好者,他更是别人的儿子、丈夫、父亲,他能很快摆正自己身份位置,平衡好登山与家庭的关系。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没什么了不起。”

/所有图片已获得李宗利授权,请勿转载图片

获得更多户外资讯,请关注【行装说】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