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影***网 » 新闻

男子独自回家过年,女友却陪着他兄弟旅游?

注释:标题为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

本文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私家医院,妇科。

VIP病房外,中年男子一脸郁结的看着自己的妻子陆莉莉,“真要这么做?”

“我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事到临头,你又想反悔不成?”

中年男子叹口气,“你也清楚岑乔那性子,她要知道我们把她这么mai了,她不会原谅我们。”

“怕什么?这件事你不说我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况且,她睡一觉就过去了,神不知鬼不觉,她也没任何损失。”

岑安来回在长廊上踱步,又摇头,准备推门进去,“不行!这事不能这么做!”

“你回来!”陆莉莉把丈夫一把拽住,“老爷子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你甘心就毁于你手上?你不舍得岑乔进去,难不成还想让我们岑茵进去?她可才16岁。你忍心吗?”

陆莉莉说着,嘤嘤哭起来。岑安被哭得心烦意乱,心一狠,“行了,别哭了,我听你的还不成?”

听他这么说,陆莉莉擦掉眼角的泪,勾唇,“这还差不多。”

————

六年后。

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

“啊……总裁,慢点……呜呜……人家要不行了……”

岑乔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站在办公室门外,隔着门板,清楚的听到里面放.浪的叫.床声。

秘书室的人个个脸色犹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面色始终沉静如水,即使里面的叫床声像宣战似的一浪高过一浪,她精致的巴掌脸上也没有任何波动。

“步……步太太,总裁现在有点忙……”卢特助开口。

“看出来了。”岑乔从容的推门而入,卢特助在后面直擦冷汗。

这……这当场抓jian,当妻子的,未免也太冷静了点吧!

门被突然推开,里面光着身体,岔开双腿坐在书桌上的女人,大惊失色,“你……你谁啊,进来怎么不敲门?”

相比于女人一身光、luo,步亦臣身上的衣服分毫没乱——除了西裤拉下的拉链。

他冷漠的看着岑乔,手里还抱着女人不放,“早,步太太。”

“步……太太?”办公桌上的女人,被这称谓吓得瞠目结舌。

“早,步先生。”岑乔问好,下颔只是轻轻一点,漂亮的眉眼间染着几分傲气。

她将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这是2023号的项目进程,步先生得空看看。”

步亦臣盯着女人那张完全看不到任何裂痕的脸,像是宣泄一股怨恨之气,手bao复性的在怀里的女人身上搓.揉起来,“你觉得我现在有空看吗?”

“唔~总裁,疼……”那女人shen吟一声。

岑乔笑笑,“也对,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有空的样子。”

她拿过桌上的电话,按了个内线,“卢助理,进来一下。”

七个字,不容置喙。

很快的,卢特助推门进来。看到里面的画面,瞬间冷汗湿了一身。

这抓jian的火,不会烧到他头上来吧?

“你们总裁说他正忙,没空看文件,你就站这儿念给他听,让他把字签上。十分钟后,我会过来取。”


 

2

岑乔的话,听不出任何波澜,让卢助理傻眼。总裁夫人果然是总裁夫人啊!面对这么大的难堪,也能淡定自若。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么样?一哭二闹三上吊那种示弱撒泼的事,她做不出来。

何况,在无情的男人面前,眼泪从来不是通行证。

岑乔拉开门出去了。

门一关上,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是步亦臣将文件拂落一地的声响。紧接着,是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岑乔,本少爷要休了你!”

门外,岑乔身形一僵,即便这话早已经听过无数次,也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却还是通体冰凉,仿佛一桶水当头浇过。

晚上,夜深人静。

岑乔还在公司里加班。姜茕茕打电话过来,“乔乔,你快过来,来我哥这儿。”

姜茕茕的哥哥姜一凡是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

岑乔漂亮的手指干练的敲着电脑键盘,随意的问着:“又去那干什么?”

“你来了就知道。快点啊,我在这里等你。”姜茕茕卖关子。

岑乔懒洋洋的’嗯’一声,把电话挂了。

处理完手上的工作,抬头看了眼墙上的壁钟。九点多。这个时间步亦臣应该还没有回来,当然,即便他在家,有了白天那样的插曲,今天她也并不想见到他。

盖上电脑,拿过包,起身走出办公室。秘书室黎清抬头,“总监,下班了?”

岑乔点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时间不早了。”

“好的。再见,总监。”

岑乔开的是一辆白色宝马,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天上人间。

“乔乔!这里!”姜茕茕远远的冲她招手。

岑乔走过去在奢华的沙发上坐下,将包放在一旁,径自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口,才道:“说罢。”

“极品!真的是极品!”姜茕茕手指指着不远处的吧台,小脸上因为激动泛着光泽,“你看那边!真的帅到让人合不拢腿!”

原来不过是个男人!

岑乔不以为然。姜茕茕是个小花痴,她早就见识。但为不扫她的兴,还是配合的转过头去。

岑乔自认见多了帅哥,步亦臣那家伙也就是占着自己长得好看,才在外面胡作非为。但是,步亦臣的帅,若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多少还是会失掉光彩。

逆光勾勒着男人的无可挑剔的五官,他身形高大颀长,执着酒杯坐在那,周身弥漫着沉稳不凡的气场。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突然抬头。岑乔一怔,眼神来不及转开,和他撞个正着。

他深邃的眼,如墨如井,深不可测。又像是一个醉人的漩涡,能把人轻而易举的卷进去。

岑乔心一跳,像做了坏事被当场抓住似的,脸颊发烫。

“乔乔,他在看你。”姜茕茕晃她手臂。

“看出来了。”岑乔佯装环顾四周,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去,又喝了口酒,润润发烫的嗓子眼。

“这次我没夸张吧?是不是很帅?”

“……也就勉强吧。”

“嘴硬!比你们家步亦臣好看吧!”

提到那个男人,岑乔不说话了,只继续喝酒。


 

3

“只是可惜了……”姜茕茕感慨。

“可惜什么?”

“可惜他啊!”姜茕茕朝男人努努嘴,“他是这儿新来的头牌。”

岑乔惊讶得一口酒差点喷出来,担心自己会错意,“头牌的意思是……”

“鸭!mai的!”

“……”岑乔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两眼,“他看起来真不像。”

无论是周身散发的气场,还是他本身的气质,让她原以为这男人是非一般的普通人。

“现在的鸭都得会包装自己,不然怎么讨富婆欢心?”姜茕茕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嗖嗖的在男人身上逡巡,丝毫不掩饰眼里的遗憾。

岑乔好笑,“你要觉得可惜,让你哥把他送你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啊,但我哥要知道会宰了我。”提到姜一凡,姜茕茕怕怕的缩了缩脖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此刻,姜茕茕的手机响起。

她拿出来一看,脸色大变,一边匆忙收拾包起身,一边道:“我哥的电话!我出去接,他要是知道我在这儿我会被他弄死。”

“没出息。”岑乔打趣一句。看着姜茕茕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有些羡慕。她是个幸福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她有太多关心她的家人。反观自己,仿佛孑然一身。

岑乔自嘲一笑。还好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人也不会显得太孤单。

她坐在那,看着来往的人群,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整瓶酒,有了醉意。

踉跄的走出会所,脚上的鞋跟太高,到门口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崴到脚。

身子,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托住。

“小心!”陌生的男音在耳畔响起。声音很有磁性,像半夜DJ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岑乔睁开眼,看到来人,忽然得意一笑,像个孩子,“我知道你!”

男人弯唇,“是吗?那我是谁?”

“你是……做那个的。”

男人很有耐心,诱询的问:“做哪个的?”

她漂亮的红唇掀起,迷糊的吐出一个字,“鸭。”

男人错愕后,失笑。

他身后的人倒是先沉不住气了,“小姐,你说话客气点!你说谁是……”

“行了。”还未完的话,被男人微微抬手,打住了。对方不得不把不满的话噎下去。

岑乔扯着男人的领带,“你放心,我不会瞧不起你……这世界上大家都是为了生活,谁也不比谁高贵。就好比我……”

“你?”男人似乎对她的事情很有兴趣。

岑乔漂亮的小脸上有几分凄凉,“我也是mai过身的……”

当初嫁给步亦臣,不就是高价把自己mai了吗?从此,她的生活,万劫不复。

他绝美的面上,始终含着淡淡的笑,“那看来我们真是彼此彼此。”

这男人,笑起来可真是倾国倾城,比步亦臣要顺眼多了!

想到那个男人,岑乔忽然开口:“那你要不要把自己mai给我?”

“……mai给你?”商临钧挑眉。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敢冲他开这样的口。

“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我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而且……”

“好,我们成交。”

这下,反倒是岑乔愣了愣,“这就成交了?我们……还没谈价格。”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