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影***网 » 管理

王欣罗永浩跳动字节皆出社交产品,“微信”会变成“危信”么?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红星情感,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不知科技公司开发布会时会不会翻翻黄历查下黄道吉日?1月15日可能真的是个好日子,有三家公司在这一天发布社交产品。

2011年, 张小龙的微信团队推出1.0版本。之后两年内它逐渐统治了中国人的社交圈。在此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人来触碰腾讯的这款“自留地”。然而到了2019年这种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王欣的匿名熟人圈

首先是淡出大家视线多年的王欣。

说起王欣,年轻网民可能会觉得陌生。但提到他曾是快播的创始人,大家可能就有点印象了。在几年前,快播可是不少网民电脑上的“看片神器”。以致于王欣刚出狱的时候,还有一大帮网友喊着“王欣,你还欠我们一个快播会员”。

去年2月份就出狱的王欣,短暂的上了热搜头条之后就销声匿迹了。直到前几天,作为云歌人工智能创始人的王欣,在微博上晒出了团队合照。疑似要推出全新社交产品,主打匿名熟人社交。

王欣还在在微博中晒出了自己的团队,可以看到团队基本都是年轻人组成。王欣在其中的装扮也非常年轻。他在微博中写到:


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能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我们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样的长连接的聊天沟通产品。建立基于场景需求的短连接,能有效降低用户在社会行为中遭受到的社交压力,解决社交实名化后最核心的痛点。


隔天晚上,王欣阐述了自己的社交产品理念:首先,微信远比想象的要强大,所以熟人社交领域不要碰。但匿名熟人社交可以。然后他接着讲到“人与人之间的弱连接,是一种被严重低估的人们关系。”

在王欣的微博评论区,云歌人工智能官方微博回复则透露出这款产品更多的信息:“没有身份束缚,说出你想真实表达的东西,还原最真实的朋友圈!并且,在匿名状态下也能搜集到另一些你想得到的信息”

从这几条微博的信息中,我们可以对这款社交产品做到“管中窥豹”。详细信息静待发布当天公布,王欣对于社交软件的独特理解值得我们先好好回味下。

有消息称,该款社交产品将于本月15日对外发布。

罗永浩:我想跟这个世界聊聊

有意思的是,同样是本月15号。另外一名“失踪人口”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也将在北京召开新品发布会。而此次他也要为我们带来一款全新的社交软件。

1月8日,快如科技宣布将于1月15日19:30在北京举行新品发布会,由快如科技创始人及投资人“罗先生”主讲。主题为“我们想和这个世界聊聊”。明眼人都明白这位“罗先生”指的就是罗永浩。不过可能介于锤子科技目前债务缠身,所以“罗先生”此次没有选择卖票。而只请了一些老朋友参加,用全程网络直播的方式对外公开。

几天后媒体们就在网上扒出了一款叫“聊天宝”的社交APP。这款APP目前处于内测阶段,获得方式是通过网络下载或者子弹短信的好友邀请获得内测包。其APP全称叫「中国移动聊天宝」,貌似是快如科技和中国移动合作推出的即时聊天工具。

关于这款软件,我在此前的文章过详细介绍过。与“子弹短信”的界面高度相似,不过聊天宝还多了一个「中国移动用户免密码登录」的选项,表示其拥有的“中国移动的血统”。

子弹短信的用户们和密码亦可以登录到聊天宝,包括个人信息和聊天记录均可同步。且聊天宝的基本功能均沿袭自子弹短信。操作界面上只是略有不同。

此外,聊天宝中还加入了子弹短信的“资讯流”功能。内嵌了拼多多购物平台,还有类似“趣头条”的完成任务领钱的玩法。

因为坚果手机、坚果TNT工作站在内的多项硬件产品业绩不佳,锤子科技在2018年末资金链断裂,惨淡收场。创始人罗永浩在网络上“消失”了近两个月之后。抓住了社交产品“子弹短信”这颗最后的救命稻草。于是,之前“卖手机的罗永浩”很有会可能变成“社交软件产品经理罗永浩”。

两人同时选择在15号当天“复出”发布各自的社交软件产品。不知是处于巧合,还是私下里沟通的结果?

头条:年轻的时代就应该有“年轻”的社交软件

无巧不成书,另外一家大公司——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 在近日向媒体发布邀请函,宣布1月15日将在北京举行字节跳动产品发布会,但未透露任何发布会内容。

有消息人士表示,字节跳动方面当天发布的可能是一款探索视频社交的产品,短期内可能还是一款偏小众的产品,但长期有望对微信形成正面挑战。不过,对于网上有消息指这款社交产品名为“抖信”,该人士则表示并不属实。

另外有媒体在商标局网站上查询到,跳动字节已经申请了“抖音朋友”“抖信”等类似社交产品名称。对此,上述消息人士表示,目前具体名称尚不清楚。但注册的“抖信”等名字,应该是防御性策略作为一种商标保护手段使用。并不一定会用“抖信”的名称。

对于上述传闻,跳动字节方面目前一律未予置评。

“微信”会变成“危信”么?

微信如今依然是一款国民软件,截止2018年9月份,微信注册用户超过13亿人次,月活人数达到10.8亿。每天有450亿条信息、4.1亿条音频通过微信发送出去。在社交软件中,微信的绝对统治地位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然而我们作为一款通用通讯软件,它也给我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

比如很多人都用两个微信,只为将工作圈和家庭圈区分开来。在休息的时候不被工作所打扰这难道不是很多人的“刚需”么?

大多数00后已经逃离微信,转投QQ怀抱。他们初衷只是希望有一份自己的空间逃离长辈们“监视”。

另外在中国,微商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很多以微商为流量的创业公司已经拿到AB轮的融资。家庭主妇们利用业余时间卖卖商品也没啥不好的。但商品信息都发到朋友圈里肯定会污染朋友圈,微信团队只得对此进行管控。

以上这些问题并不是谁有错,而是作为一款全年龄通用的社交软件。微信承载不了如此多的功能。随着社交场景的细分,我们需要更多的细分社交APP,这本身并不是抢微信的市场。

在红海市场中发现的蓝海

说到这里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一篇报道:“梦工厂”的前任CEO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卖掉了梦工厂以后创办了一家新的电影制作公司——NewTV。NewTV的A轮融资就达到了10亿美金,这可能是创业公司最大规模的A轮融资。因为NewTV虽然是好莱坞的一家电影公司,但却专注做5—15分钟的高质量电影,而非传统的90分钟电影。


好莱坞的电影产业从创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有着无数优秀的电影公司。电影产业无疑是一片红海。但卡森伯格用行动给大家抛来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电影非得是90分钟呢?以前人们下班以后开车来到电影院,看一场90分钟的电影回家刚好可以洗洗睡了。所以电影90分钟的定律就被沿用至今。

但是如今的4G时代,人人都拥有一块自己的手机屏幕。而今后5G时代,每个人可能会同时拥有好几块屏幕。卡森伯格可以请诺兰、大卫芬奇这样的导演为我们制作5—15分钟的精品电影。这就是在红海市场中找到的一篇大蓝海。

所以同理,王欣的“匿名熟人圈”、罗永浩的“商务社交圈”和跳动字节的“短视频社交圈”其实并不是和微信抢占市场,而只是将社交场景进一步细分之后衍生出的市场。而且这些APP都成功以后,对微信会有什么影响呢?微信反而变成更纯粹的微信,人们反而更愿意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