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电影***网 » 爱情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那日,岳飞与余化龙等人正在营中议事,探马来报,兀术又派元帅斩着摩利之带着十万兵马,攻打藕塘关;金国驸马张从龙带兵五万,攻打汜水关。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岳飞听说金兵来抢藕塘关和汜水关,忙派牛皋带领五千人马,作为前队先锋,连夜去救汜水关;余化龙、杨虎领兵五千,作为第二队救应。三人领命,早早出发,朝汜水关进发。岳飞也点齐了兵马,率领三军前往汜水关。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牛皋到了汜水关,探军来报,说关口已被金兵抢去了。牛皋心中焦急,吩咐士兵们立即去抢关。大军到了关下,牛皋自己冲在最前面。众人齐声呐喊,声震三里,非常威武。金兵立即上关报告,张从龙率领金兵出关迎战,摆开阵势。两人通报了姓名,举起兵器,就打了起来。张从龙的那两柄紫金锤太重,战了不到十二三个回合,牛皋渐渐招架不住了,立即掉转马头,败下阵来,命令将士放箭。众军乱箭齐发,呐喊声声,军威大振。张从龙见乱箭射来,闯不过去,只得收兵。

牛皋吃了败仗,觉得晦气,命令就在路旁安营扎寨。心想:都是杨虎这家伙,以前我每次出兵,都打胜仗,自从被他的贼兵在水中淹了那一回之后,我每次出门就打败仗。他越想越气,在营帐里生起闷气来。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第二天,杨虎和余化龙也来到了关前,见牛皋把营寨扎在路旁,知道他又吃了败阵。两人来到营前,正好听见牛皋在骂杨虎。两人立定了脚,不好进去,悄悄地出了营。两人商量,一齐去抢关,将功劳送给他,让他平了这怨气。

杨虎、余化龙一起来到关前叫阵,张从龙率领金兵开关迎敌。余化龙出马,挺枪便刺。张从龙举锤就打。枪来锤去,战了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余化龙见他厉害,心想战不过,虚晃一枪,诈败而逃。张从龙拍马追来。余化龙冷不防发了一支暗镖,正中张从龙的前心,张从龙翻身落马。金兵见主将已死,四散逃走。宋军乘胜追击,夺回了汜水关,当晚就在关内安营扎寨。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第二天一早,余化龙、杨虎到关下来见牛皋,牛皋还在营帐内发脾气。余化龙说:“昨日听见将军在抱恨杨虎,我两人特意抢了汜水关来送给将军:一则愿将军有好运;二则小将无以为敬,聊作进献之礼。”牛皋听了,心中不安,不肯接受。这时,岳飞率大军到了关前。牛皋忙把岳飞迎进帐内,将自己兵败,余化龙、杨虎二人抢关的事照实跟岳飞说了。岳飞也没有追究他的过错,对他说:“既然如此,你率领本部人马去救藕塘关,将功补过。”牛皋领命,随即起身,往藕塘关进发。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牛皋带着人马到了藕塘关,守关的总兵金节出城迎接。牛皋到了衙门大堂,只见处处挂红,十分抢眼。原来金节以为岳飞亲率大军来了,所以才搞得这么隆重。金节摆了一桌酒席招待牛皋。牛皋说:“幸喜你这酒席请的是我,要是元帅,可就有罪了。”金节忙问缘故,牛皋告诉他:“元帅每次吃饭,都要向北方哭泣,说二帝还在坐井观天,要吃没吃,要穿没穿。做臣子的就是吃豆腐之类的素菜,也已过分。有时被俺们劝不过,才开些荤。他要见你这么丰盛的酒席,还不骂你?”金节听了,连声称谢。牛皋又叫取出大碗来,一连喝了二十多碗酒,还一个劲地叫人再添。金节见牛皋已八九分醉意了,怕军情紧急,劝牛皋少喝,牛皋不听。正喝着,一名士兵进来向金节小声报告:“金兵来犯关了。”金节悄悄吩咐那人传令,各城门加派兵马把守。牛皋迷迷糊糊地听金节在说话,就问:“金爷,你鬼头鬼脑的,不是待客之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金节说:“我见将军醉了,所以没说,金兵来抢关了。”牛皋大笑,叫道:“快取酒来,喝了好去杀金兵。常言道:‘吃了十分酒,方有十分力气。’”金节无奈,只得又取了一坛陈酒来。牛皋捧起来喝了半坛,立起身来,踉踉跄跄地走下大堂,上马出城去了。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金节见牛皋好酒贪杯,又狂妄自大,便站在城楼上观战,想看他的笑话。金兵元帅斩着摩利之见从关里出来一员武将,在马上东倒西歪,头也不抬起来,觉得好笑,就没把他放在心上。牛皋本来已经醉了,还叫拿酒来。手下把那半坛酒递给他,他一仰脖,喝了个精光,但经风一吹,“哇”地吐出一大口酒,恰巧喷在一个金将的脸上。牛皋吐了那口酒,倒清醒了一些,睁开眼一看,见前面有一个金将正在抹脸。此时的他一方面想为国杀敌,收复失地;一方面想立下功劳,为自己扫一扫晦气。于是牛皋假装酒醉,东倒西歪地冲到那金将面前,冲上前举锏就打,一下把那金将的天灵盖打碎了。

牛皋醉酒破藕塘关

牛皋下马,取下那个金将的人头,再上马招呼众将士冲入金营,杀得金兵死伤无数,四散奔逃。牛皋率兵追击逃窜的金兵,跑了二十余里,夺取了许多马匹和粮草。金节在关上见牛皋凯旋归来,心中敬服,赶忙下关迎接牛皋进城,赞道:“将军真神勇!”牛皋道:“若再吃一坛酒,准保能把金兵杀得一个不留。”金节大笑,将他迎回衙门。金节爱牛皋勇猛,打算将自己的妻妹戚氏许配给他。牛皋怕岳飞怪罪,一再推辞。很快,岳飞也率大军到藕塘关,废除了“不许临阵招亲”的军令,撮合了牛皋和戚氏的婚事。